《異文中的副詞研究三題》講座綜述

发稿时间:2020-12-16 来源: [ 字体: ]

      20201211日下午4點,由北京文獻語言與文化傳承研究基地、北京語言大學文獻語言學研究所主辦的文獻語言學系列講座第八十五講在教四樓204信息化室舉行。北京語言大學魏兆惠教授作了題為《異文中的副詞研究三題》的報告,魏德勝教授主持了此次講座。

講座伊始,魏兆惠教授首先指出副詞是異質性非常強的一個詞類,研究成果豐碩,但也存在著很多有爭議或者懸而未決的問題,包括副詞到底是實詞還是虛詞甚至是半實詞?具有唯狀性還是有可補性?此外還有副詞分類不容易分清楚、有些副詞的歸屬難以確定、古今副詞的判斷標準是否一致、某些副詞的個案研究有待深入等問題。

副詞研究的角度很多,異文研究是其中的視角之一。參照《清文指要》的七種版本(張美蘭《<清文指要>匯校與語言研究》,2013)、《官話指南》的六種版本(張美蘭《<官話指南>匯校與語言研究》,2017)、《紅樓夢》的十三個版本(馮其庸《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匯校匯評》,2008)、《老乞大》的四種版本(李泰洙《<老乞大>四種版本語言研究》,2003)等所體現的大量同時異文和異時異文,魏兆惠教授重點討論了北京話中的三個副詞“竟”“所”和“白”。

北京話中的範圍副詞“竟”是從“時間的全部”這個義項引申虛化而來的,“全部”是從總體的角度來看的,可以說是總括副詞,但“全部”也意味著排他性,從另一個角度也可以看作是限制副詞。這就出現了異文中的“竟”既可以對應“都”“全”“總”,也可以對應“只”“僅”“光”的情況。格式塔理論(Gestalt)大概可以解釋這種現象。北京話中的語氣副詞“所”,應該跟表示轉指的輔助性代詞“所”沒有關係,跟六朝產生,元雜劇中大量出現的“所圖”“所算”等中的“所”也不同。它可能是入聲在北方話中消失後,清代中後期與“索”逐漸音同而產生的“索”的通假字。“所”只在清代北京話中出現,南方話版本的《官話指南》和《清文指要》有的對“所”理解有誤,出現範圍副詞或程度副詞的異文對應。北京話中的特殊副詞“白(想想)”,在《紅樓夢》《清文指要》《官話指南》的不同版本中有不同的刪改,這對我們有一些啟示,第一點是對判斷“白”是自源的還是外借的提供更多的旁證,第二點是“白”的異文對研究《紅樓夢》等版本問題具有參考價值。 

魏兆惠教授認為副詞的有些個案有待於從多角度、用多種方法去深入研究。異文中的副詞研究,至少有兩點值得我們關注,一種是異文對原文理解正確,並使用同義詞去對應它,比如範圍副詞“竟”“只”“全”構成同義詞群。另一種異文對原文理解有誤,有意回避或者改動了原義,如“白”被改成“自”。無論哪一種情況,都為我們研究副詞提供了著眼點和素材,為我們提供了豐富的方言、漢語史的研究材料。

游帥博士等在場聽眾與魏兆惠教授就一些副詞的來源問題展開了熱烈的討論。講座在掌聲中圓滿結束。

(供稿:秦帥傑  責任編輯:楊蒙生)


北京文献语言与文化传承研究基地

北京语言大学文献语言研究所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